快手版快喵app 2021年2月20日

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,也没有永恒的敌人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

“夏语彤,我还以为我姐走了以后,就会离开了呢,没想到竟然还在这里,该不会是改变主意,不打算离开熠哥哥,回到心爱的炎公子身边了吧?”

“姐姐可没输,只是陶景熠对她的行为有点恼火,暂时把她驱逐到冷宫,让她面壁思过。他跟我说了,等过完年,就会把宫小敏接回来的。”夏语彤一本正经的说完,有补充了句,“如果陶景熠真要赶她走,就不会是让她住到自己的小金屋,而是直接把她赶回宫家了。”

宫小玲撇撇嘴,“是怕我重新跟姐姐联合起来对付,就故意说这样的话来诓我的吧?”

“要不信,等过完年就自己看吧,看宫小敏会不会被陶景熠接回来。陶景熠跟她十多年的情分,是说忘就能忘得吗?”

宫小玲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,虽然她不能完全相信夏语彤的话,但不能不防备。

“夏语彤,我可以继续跟合作,打击宫小敏,但我有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条件?”夏语彤挑眉。

“要帮我亲近熠哥哥,让他爱上我。”宫小玲低沉而有力的说。既然夏语彤和宫小敏都想利用她,那她何不趁这个机会,利用她们一把呢。

夏语彤噎了下,陶景熠是她的,独家所有,谁也别想能撬走一块墙角。

但是如果宫小玲和宫小敏姐妹联合起来,对她是相当不利的,她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发生。

“既然当初我说过要帮,当然会替想办法的。陶景熠要是爱上了,我也好脱身。”

吊带短裙美眉盛开在雪地里

先敷衍一下再说,给她打记镇定剂,免得她上蹿下跳。

宫小玲嘴角勾起了狡猾的笑意,就知道她会乖乖配合的。

“后天的迎新派对,我要跟熠哥哥一起去,应该会帮我安排的吧。”

“到时候过来就好了,我们一起过去。”夏语彤耸了耸肩,这不是什么难事,小菜一碟而已。

“我要跟熠哥哥跳舞,得说服他同意。”宫小玲眼里闪着诡谲的光芒。

陶景熠从来都没有跟哪个女孩跳过舞,连宫小敏都没有过这个荣幸。

她要成为第一个幸运儿。

夏语彤并不知道这一点,毫不犹豫就答应了。她是个大度的人,跳支舞又不会怀孕,无所谓,她不会反对的。

丽城的豪门,每年在跨年的前一夜都会举行盛大的迎新派对。

名媛贵女们老早就准备了最华丽的晚礼服,要让自己闪耀全场。

宫小玲穿着迷人的施华洛世奇水晶晚礼服,化着妖冶的烟熏妆,看起来就像个暗夜精灵,美艳无比。

夏语彤的晚礼服是陶景熠亲自挑选的,独特的繁花图案,颇具复古的色彩,搭配淡雅的妆容,就如同一缕清新的微风,让满场珠光宝气和浓妆艳抹都黯然失色。

宫小玲看着有些嫉妒。

这个女人就是长得太有灵气,太有仙味了,不管在哪里,总能轻易吸走眼球。

夏语彤故意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,坐了上去,让宫小玲和陶景熠一起坐在后面。

宫小玲对她这个安排很满意,还算识相。

陶景熠悄悄皱了下眉头,总觉得最近笨丫头有点古怪,不知道榆木脑袋瓜里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,连晚上都感觉心不在焉,很不配合。

“熠哥哥,我今天漂亮吗?”宫小玲娇柔的问道。

陶景熠敷衍的点点头。

宫小玲笑了,她就知道熠哥哥会喜欢她这身打扮的。

宫小敏是和阿敦一起来的。

走进舞会大厅,看到夏语彤,她的眼底就不自禁的闪过了杀意。

夏语彤看到她时,微微一惊,没想到她身边会多出一个男人来。

男人虽然跟陶景熠相比失色很多,但也是玉树临风,相当英俊的。

“没想到他回来了,还真是只围着宫小敏打转的苍蝇。”宫小玲嘀咕一声。

“他是谁?”夏语彤问道。

“他叫阿敦,是我姐的忠犬,对她死心塌地。可要小心了,他是雷虎帮的少东家,黑道势力很强大的。”宫小玲提醒道。

夏语彤半带调侃半带戏谑的笑了声:“那的熠哥哥不是有情敌了?”

“我姐才不会喜欢阿敦呢,只是利用他而已。她那个心机婊,特别擅长运用自己的美貌来勾引男人,为她当牛做马。”宫小玲朝地上啐了一口。

“真是有手段,不容小觑啊。”夏语彤摇头轻叹。

阿敦也在打量着夏语彤,绝品姿色,超凡脱俗,看外表还真难想象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。

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,女人通常都是最擅长掩饰的,尤其是漂亮的女人。

“夏语彤漂亮吗?”宫小敏忍不住的问道。

阿敦下意识的点点头。

她脸上有了妒火,“她会比我还漂亮吗?”

阿敦立刻反应过来,赶紧摇头,“庸脂俗粉而已,跟比差远了。”这话相当的违心,完全是在讨好她。

当然,情人眼里出西施,在他心里,宫小敏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,没有之一。

宫小敏的嘴角终于勾起了一丝笑意,扭着杨柳腰,缓缓朝陶景熠走去。

“景熠哥,新年快乐。”她深深的望着他,眼里含着满腔的爱意,和满心的不甘。

“新年快乐,小敏,看到有人照顾,我就放心了。”陶景熠微微一笑,听着这话,就能猜到他知晓阿敦对宫小敏的感情。

“我当然会照顾好小敏,谁也别想欺负她!”阿敦搂住了宫小敏的肩,目光凶恶的瞪着夏语彤。

看这阵势,夏语彤就能猜到宫小敏在他面前肯定是不遗余力的黑她。

陶景熠感觉到了杀意,铁臂一伸,把夏语彤揽入怀中,“楚河汉界,谁越界谁先死。”

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,看着的女人,我护着我的女人,大家互不相干,要敢越界动我的女人,就死定了。

阿敦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,黑藤帮的事让他心有余悸,如果这事真是陶景熠做得,那他的势力就不容小觑了。

老爹要是不能成功的做掉他,让他反扑,情势就危急了。

“这样再好不过。”他勾了下嘴角,似笑非笑。

宫小敏却赶紧甩开了他的手。


标签:
Categories 未分类